深渊凝视者

你的北极圈没有产粮权。

前两天看到这儿,划下来给同桌一不嗑cp的姑娘看,姑娘说这谜之给人感觉NTR。我大概琢磨了下微之当初不拉乐天进讨论组的原因,极有可能他知道乐天喜欢梦得这卦的,不想让他俩认识。
(不过去世后是真拦不住了……)

本博客文章锁了一部分……主要是自己借了自己的梗去参加比赛……担心最后演变成我抄我自己的被判罚的尴尬局面,这阵子过了就完了,我发现我好几篇旧文都没更完,一年了还有人看吗……我有空打算把Taboos写完……

喜欢夏天傍晚的暴雨。
压抑酷热瞬间席卷而散,痛痛快快清清爽爽。
没带伞也不要紧,跑回家冲个热水澡,换上干净软和的睡衣丢下工作往房间里一钻。
天边隐隐雷声,雨滴有节奏地敲打窗檐。空气是浸湿了的栀子花和茉莉味儿,暗暗浮动还带着湿漉漉的厚重。柠檬水混着藿香茶,西瓜切了片,风扇吱呀摇头,再加上一本怪谈小说。孤独的心瞬间有了全世界。

关于神明的梗,可能还会再有...

最近学楚辞一个脑洞。看了九歌大司命,总觉得大司命x祭司or巫女很带感了。唯一一篇对话形式的。
“你是被神选中的使者,你这一生都将为神而活。”
他朝着那个命定的方向努力,在祝祷声中迎接他的神明,天门广开,玄云纷纷,飘风谏雨。
他不停追逐冷酷的神明,终于鼓起勇气询问。
“人类在我眼前没有区别,你也不过是其中之一。”
那么您当初为什么要选择我。
为什么要让我为您而活。
为什么要让我能亲眼见到您...生出不合身份的妄想..
疏麻和瑶华寄托不了的思念,岁月终将留下不可磨灭印迹。
携我同去吧,可您的视线不会为我停留。
如有来世,愿挣脱命运,踏破红尘,做尽今生不敢的渎神之事。

大家辛苦了,尤其给这次忙得焦头烂额的鬼比心心

游魂屋:

终于出来了……我已经是个废鬼。

cp22场取线上贩售

cpp信息戳我

场取和线上都有前十赠品!

……场取注意4·19为最后确认日期!!

预售只有一个月,冷圈不太考虑二刷,大家抓紧……


刊名:《相悖论-Paradox-》

原作:文豪野犬/文豪ストレイドッグス/Bungo Stray Dogs

配对:文野太宰治x文野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

性质:图文合志

规格:A5

页数:200p↑

彩页:5p

漫画:10p

配插:9~10p

海报:2张(前十赠送,后10r两张随本不拆)

定价:60r(不含海报)(前十赠海报一套2张)/70r(包括10r海报一套)

海报不拆卖,书可单入

作品收录:

01 《而你却将孔雀送进烤箱》 作者:灰鸟

02 《鳃》 作者:灰鸟

03 《верующие》 作者:临川

04 《你的名字是漫长的国境线》 作者:临川

05 《白夜》 作者:麻雀

06 《一场漫长的谋杀》 作者:山见鹿

07 《缓刑》 作者:山见鹿

08 《他连自杀都不会》 作者:山见鹿

09《 wine 》 作者:枝岺

10 《逆向ABO主义者》 作者:枝岺

11 《顽劣之徒》 作者:灯鬼

12 《就到这里吧——然后,让一切重来》作者:灯鬼

13 《归乡无路》 作者:灯鬼

14 《[漫] 我想要一个吻》 漫画:烦凡 / 原作:灯鬼

[GUEST文] 《 письма 》 文:江楼

STAFF:

正文:灰鸟、临川、麻雀、山见鹿、枝岺、灯鬼

配插:由余、liany、(灯鬼)、汨珩、Tans、KAKU、北喵

封面:KAKU

封设:天正间理

漫画:烦凡

GUEST:江楼、千倦、海星

主催:灯鬼

副催:萧岚

一校:栗子

二校;萧岚

版校:灯鬼

排版:RP、灯鬼

很久以前和夏总一起无聊的产物...那时候才初二来着...顺手把微之的诗给改了,三张手写。

生病中嗑元白。
理想的柏拉图爱情没跑了。
贞元十九年,少年意气风发,新科进士,一朝看尽长安花,那不经意地擦肩,既成后来的“然自古今来,几人号胶漆”,在远离官场的阴暗中踏歌而行,相伴相知。
经年后,兜兜转转,宦海沉浮,几经波折,十几年如一日的寻找对方留下的诗词,歌诗唱歌九百章。
官家事拘束,安得携手期。
愿为云与雨,会合天之垂。
只得两相望,不得长相随。
不过他们也只是凡人,任凭这一生如何努力如何为心中事业奋斗,倡导了一辈子的元和体,歌诗合为事而作,文章合为时而著,终究还是老去了,凋零成史官笔下的一缕墨痕...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微之啊,又有故交去世,算来你也走了几年了。”花树下,一老者。
“说来我前两日梦见你来着,我们刚认识那会儿,在长安城郊游山玩水的日子。”
他喝着他们一起品过的酒,看他最喜欢的诗赋。
“地下冷吗?你看啊,这花年年岁岁的,又开,我比你大七岁,要是你还在,该笑我这白发了。”
“阿九...”

Memories

Memories
Endeavour情人节贺文,用了S5E1的几个梗,证明我还活着并在追第五季,一发完。
cp向:主J/M。也有关于其他人关系的一些小私心。(你别的文更了哦?抱歉我2.14才放假...

盛行西风挟着来自北大西洋暖流的微雨,迷蒙了沿街暖黄灯光。市中心的酒馆里男男女女成双入对,明面上故作矜持稍留距离,但却仍可从姑娘们强忍的笑意中揣测出桌下欲拒还迎的调情,像共舞探戈,灵魂纠缠,纯粹而危险的邀请。

城市暗面,人影稀落,薄雾渐起。E.Morse关上窗户,将这所隔音不好的公寓楼上偶尔传来的欢爱之声拒之门外。合租的Strange和女友出门了,也意味着他暂时不用忍受循环播放的She loves you,虽然他不讨厌披头士或其他流行乐,但如果可以,Morse仍愿意选择一个人,倒上半杯威士忌,歌剧,酒精,填字游戏,麻痹持续处于“Muse”状态的大脑和心脏。有些地方空了,总要拿别的东西填满,黑暗中明明灭灭的烟尘,飘零至大洋彼岸。

他打开报纸,翻到crossword专栏,牛皮纸信封落在桌面。

父母早已去世,唯一的姐姐整日忙于生计。朋友,如果算有过的话,也已少有联系。回忆如扭曲的长廊,蓝鲸在深海坠落,伦敦塔齿轮锈迹斑斑。

[蝴蝶夫人]   [蓝色制服]  [家庭]
无可挽回的金色身影,在晚风中飘散。

直到目光落在署名处,那被他嘲笑了无数次的字体,印象中苜蓿绿眼眸包容了一切光怪陆离。

"Miss him?"
"I won't."
"You will."

Jakes在信里用极平淡的语调叙述了在他忙于维持农场经营时妻子看上了个大学生假期临时工,几次暗通款曲后被发现。和平分手。农场归她和两个孩子所有,自己留下部分维持生活的财产,将回到英国。

“可能觉得这样平淡的日子不太适合我,一想到如果不这样我也会被日常琐事磨平所有棱角反而有些安心。”
最后是一句邀请,情人节的晚上,警局附近的酒馆见。

Morse抬头看了眼时间,将信扔在一旁,饮尽杯中剩下的威士忌,九点三十五分,他不抱有任何期待。

徒劳尝试了几次把注意力转移到面前的填字游戏上后,敲门声传来。本以为是Strange忘带钥匙,起身开门,被烤烟的香气迎了满怀。
“好久不见。”
“我猜到你会放我鸽子,几年来还是这样傲慢,看来依旧升职无望?”Jakes挑了挑眉,无视对方的错愕和困惑。

“你不该来的。”Morse张了张嘴,最后出口的选择仍是拒绝。

“你在想什么?”

“不,你为什么要回来找我?我有我的生活,很多东西都变了...”

[你不知道上次选择不去见你对我来说有多难,我受够了。]

Morse隐隐有些恼怒。

“放轻松,好歹同事一场,不留我喝杯酒?并且我很有可能会回去工作。”Jakes忍着笑,刺猬,一点没变。

“敬去***的世俗。”Jakes拿起酒杯,拦过Morse的肩膀。
“我想了很久,想过去在警局的日子。危险与充实,绝望和喜悦,还有偶尔和你一起出外勤的时候。”一支烤烟被点燃,闪烁的话语在火星中压抑。
“今后我会去包容你的所有锋芒,你能稍微试着接受一下我的愚蠢吗?”

“...idiot...” Morse低着头,肩膀耸动,眼角弯成好看的弧度。

他们在客厅接吻,于音乐声中缠绵,直到Strange一脸尴尬地提醒他们忘了关门。


爱探长的朋友们我们真的不考虑建个群?我冷到发抖了。